F

杂食,热爱吞刀片

一幕天青。:

这是开往幼儿园的校车。

小朋友们,睡前喝牛奶可以助眠的。

【黄周】简单粗暴就是辆车(R)

无质柠檬:

看准cp再进


ooc


emmm。。。为了发图进网吧也是疯了。


我也不知道这篇讲了什么


大概就是开车庆祝下黄周破整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http://wx2.sinaimg.cn/mw690/eb3b0b0bgy1fhg4z54vpdj20c8885qcr.jpg




看完……有吃的吗?


orz



白鹅毛:

是丽哥@__艾丽_ 点的(不像啵嘴的)啵嘴…!
也加了个滤镜让图变得没那么丑了
私心画了吸血鬼帕帕x狼佩佩

【晓薛/宋薛】假如薛洋知道自己在一本耽美小说里

唔...汪:


说更就更,太太接梗@守城的不明生物 
1.
薛洋准备先给自己立个小目标:上了晓星尘。
接着再立一个小目标:上了宋子琛。
然后立一个大目标: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一起上。
最后。
这些目标都反着实现了。
2.
薛洋最近不想修阴虎符了。
他想造阳狗符。
等魏无羡醒了,怼死他。
3.
在踹米酒摊子时,薛洋偷偷摸摸抹了一手灶泥。
正如他所知的情节,宋岚一拂尘甩过来。
薛洋早有准备,轻巧闪过,顺带凑到宋岚身边,涂了他一脸泥。
宋岚:“……”
一旁的金光瑶:“……”
薛洋委委屈屈躲到晓星尘身后:“道长,那位是你朋友吗?他好凶啊,话都没说就一扶尘,害的我躲得一个没注意都蹭着他了。”
宋岚内心:当我看不出你故意的???
4.
薛洋在和两位道长私奔前夜,给金光瑶留下了一封信。
就七句话。
“做事别留话柄,该杀就杀。”
“提防看似最不可能之人。”
“你还有另一种选择,请看下句。”
“该离婚时就离婚。”
“喜欢一个人快去追。”
“追完了抱紧那人大腿,人家会护着你的。”
“蓝家对老婆的基因请参见日后的蓝忘机。”
金光瑶拿到后看地嘴角直抽搐,这都是什么玩意儿。
5.
薛洋跟着两位道长跑了。
然后,他发现这两人是真的穷。真的光明磊落,分文不取。
可是!穷还怎么养老婆?
薛洋决定以后两人行侠仗义,他就跟在后面收钱得了。
诶?怎么好有一种当老板的错觉??
6.
薛洋过去最喜欢干的事,是躺在树上睡觉。
而如今,他大部分情况都是躺在树上看两位道长练剑。
然后,在他们练得正起劲时,从树上大叫一声,掉下去,猜猜谁会先接住自己。
屡试不爽,薛洋目前为止还没有落到地上去过。
7.
薛洋有天突然想到一个梗,难受地好久不和晓星尘一起睡。
梗是这样的:
在魏无羡被识出时,蓝忘机背负骂名也要陪着他。
在魏无羡不夜天一战,杀了那么多人后,蓝忘机为他打伤蓝家三十几位长老。
而晓星尘……
在得知他是薛洋后,送来的是一剑。
能怪谁?
百口莫辩。
只是不喊疼,不代表不会疼。
8.
和宋岚做完后,薛洋慵懒地躺在他怀里让他帮自己清洗身子。
温水顺着脖颈流下,薛洋舒服地闭了闭眼睛。
近日心情不佳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宋道长啊,你不是很爱干净么?每次进地那么深,也不怕我玷污你?”
想起原著中晓星尘那句“恶心”,薛洋还是有些窒息。
宋岚听得一脸疑惑,好看的眉皱了皱,“嗯?难道不是我射进你里面比较不干净?”
薛洋感觉这道长真是思想龌龊,却有些想笑,他掐了宋岚一把:“你也知道你的是脏东西啊!”
8.
晓星尘鲜明地觉得薛洋着几日在躲着他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在路遇时,薛洋下意识地掉头要走,晓星尘眼明手快一把把他拉进了怀里。
“阿洋,近几日到底怎么了?”为什么躲着我,难道你要和子琛跑了吗????
薛洋冷不防被拉进一个温热怀抱,听到晓星尘略担心与严厉的语气,眼泪刷地就掉下来了。
晓星尘被吓了一跳,手忙脚乱地帮他擦,“怎么了啊?阿洋,不哭不哭。”
薛洋把眼泪全擦晓星尘身上,呜咽着说:“我想要杀人。”
晓星尘吃了一惊,薛洋开始口齿不清地讲他的身世。
他终于知道了,少年的左手小指为何而断。
宋岚在一旁听地直皱眉,面色凝重。
“乖,阿洋,这事我们去帮你处理好不好。”晓星尘安慰地啄了啄他的唇。
而后,江湖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据说那清风明月,凌霜傲雪两位道长跨越三山五省把常萍压上了金麟台。
常慈安已经死了,父债子偿。
9.
薛洋看着客栈里身旁醉倒的两人。
他拿起桌中央的酒罐子喝了一口。
嘿嘿,这些道长酒量真差!
然后,他突然发现晓星尘和宋岚两人开始动了,力气还超大。
卧槽,你们手放哪儿啊?!
你们要干什么,挣不开啊,好痛QAQ
第二日,薛洋醒来时已经到下午了……
他看着自己身上斑驳的吻痕……
喝酒误事,我讨厌酒后乱性!!!

【雷安】一辆老年人代步电动车

想见月光:

注意,雷安!!雷安!!!!




一句话内容:安迷修被他失踪已久的男朋友()哭在chuang上。




走这里富强 民主 文明 和谐




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写在开头,饿到不行自割腿肉,随便吃吃就好。




补充一下设定:雷安很久以前就是恋人→进了同一所大学→认识格瑞银爵等人→雷狮出道成为偶像(……)安迷修继续学业→金、紫堂等人入学。所以雷狮认识格瑞但没有见过金和紫堂。

【雷安】嗡嗡车

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。:

@木木木木 的那个td嗡嗡嗡嗡的后续,骰输产物。
赌博要慎重,因为我他妈写完嗡嗡车之后又去和他赌,结果我又输了(……
请大家尽情收看下一篇:被豹操了


我,白临,雷安清水文手(。


老规矩,链接评论区再贴一遍,如果有转载之后请点我再看我的评论区,不要因为自己的智商低于水平线而去怪罪别的人。


https://m.weibo.cn/6128589018/4157410329650368

荌蒾蓚:

“抱歉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安迷修这样说。
来告白的女生先是一愣,然后眼眶肉眼可见地红了。她颤着声音问:


“可以告诉我…那是谁吗。”


他愣了愣,然后脱口而出。


“……雷狮。”


女生先是难以置信地抬起头,然后扭头看向一边。


安迷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雷狮。


所有畸形的念想和肮脏的欲望,所有不应该存在的感情,汹涌澎湃成一条污浊的河流,顷刻把安迷修包裹在内,心脏狂跳,带着酸软的痛楚。


逃。
快逃。


安迷修内心的声音喧嚣着,尖叫着,快要把耳膜震破,可他迈不动步子。
那个人微微蹙着眉头,眼神好像在扫视这边。
他不敢看。


女生看了看安迷修,又看了看雷狮,往雷狮身边迈了两步。
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安迷修,好像之前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喜欢的人从没存在过。


她说:“雷狮,你听见了吗…好恶心,他居然说喜欢你……”


安迷修心脏狠狠一抽。从骨缝里挤出一丝喘息的力气,转身就想跑。


雷狮动作更快,他走上前,一把揽住了安迷修。


安迷修茫然又无助地抬起头——这种时候,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雷狮。
而雷狮低下头和他对视,一如既往摆出个恶劣的笑容,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,同时发出近乎怜悯的叹息。
他看见雷狮抬起头,嘴角扬得愈发肆意,随即听见他这么说。


“既然你听到了,那不就该识相点赶紧滚,别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吗?”

荌蒾蓚:

安迷修要结婚了。


不是和雷狮。




经历了速配相亲多次无果之后,安母终于自作主张,介绍了某个牌友待字闺中的女儿。


说实话,确实是个好姑娘。


他们惯常地聊天,吃饭,逛街,喝咖啡,去了游乐场,水族馆。


安迷修才知道约会有这么多地方可以玩,而不仅仅是大学附近的烤串摊和湖心的情侣圣地。


他虽然还不时想起雷狮,可是…


可是生活总是要继续过下去的,雷狮已经走了,他这么说服自己。




要上台了,安迷修犹豫了一下,还是拨了某个电话。


这个电话他有几年没拨过了,不知道雷狮还有没有在用。


只响了两声,对面就接了。




“喂?”


“我要结婚了。”


安迷修这么说,他看了看台下,宾客已经坐得差不多,场间还有小孩儿在四处跑,年轻人看着手机,老一辈的人互相攀谈着。


很真实的场景,又仿佛是幻觉。




雷狮沉默了,片刻后,安迷修听见他的声音,带着点急促的喘息,似乎在跑动,以至于有些失真,但的确是他日思夜想,出现在每个午夜梦回时候的声音。


雷狮说:“如果我现在来接你,你会跟我走吗?”


安迷修犹豫了0.2秒,然后叹了口气。




“会。”




下一秒,宴厅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,整个大厅一阵骚动,安迷修瞳孔猛缩,他下意识攥紧了手机,贴紧耳畔。


所有的嘈杂声里,耳边的声音很清晰,他听见雷狮隔了好几年还没变过的,嘲讽般的笑,还看见他的口型。


那个人一字一顿地说:




“好啊,我来了,你滚下来吧。”

荌蒾蓚:

安迷修突然说:


"我只有天了。"


 


雷狮正在穿衣服,闻言瞥了一眼安迷修,然后叼着头巾,含混地问他:


“什么意思?”


安迷修没回话,慢吞吞掀开被子。


他一身青紫的淤痕,牙印和红肿密布在光洁肌肤上,仅仅是起身这个简单的动作,就让他的腿根和腰身战栗般颤抖。


罪魁祸首当然不觉得过火,反而戏谑似的吹了声口哨。


 


安迷修咬着牙开始穿衣服,即使西装和衬衫都被揉得不像样。他一边穿,一边断续地解释,语气倒还像平时上课那样:


“康德说,人应该敬畏的东西有两个…一个是头顶上的天,一个是心中的道德。”


他顿了顿,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,呢喃般低语:


“我…只有天了。”


 


背德的,被学生压着干了一晚上的老师。


 


雷狮忍不住笑了起来,是招牌的,嘲弄又愉悦的笑。他拽起安迷修刚打好的领带,在他前额奖赏般落下一吻:


“错了,老师。”他这么说着,手指附上他鬓角,情人般摩挲:


 


“你还有我。”


 

木木木木:

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。



木爹教你如何高贵优雅地开一辆文明车。

深夜开车就很棒。